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深圳本地宝 >

王砚辉:人不能活在虚名中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07-19 点击数:

  主演电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,坦承中国式父亲比母亲还细腻;自认是个不够自信的人

  王砚辉 人不能活在虚名中

  坐在记者面前的王砚辉,忽然冒出一句,“我不想演了”,把四周的人吓了一跳。

  就在说出这话的前几秒,记者刚给他念了社交媒体上的一句评论,“像王砚辉这种演员,戏仍是太少了。”给出这样的一句反映,好像不是毫无征兆,因为他对表演这件事,有了更深刻的意识。“我不是说不想演戏,不爱演戏,只是现在的我需要找到一种积淀,要把好的作品给观众看,作品要好,要精!”

  坦白地讲,就连王砚辉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今的状态。

  电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的父亲肖大明,仿佛是他头一次担纲电影主角。实在,他比任何人都担忧本人演不好某一个角色:“最近越来越想演点儿有烟火气的角色。”他耸耸肩,“反正我就随心走了,不被别的东西左右,也不再处于可以被某些东西裹挟的那种状况了。”

  A 中国式父亲,也有我老爸的影子

  曾经他是影迷“又爱又恨”的反派标杆,如今,在电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他却一变态态,出演了一位为孩子无私奉献的父亲。

  所有有对于王砚辉的转变,都要从他当了父亲说起。有了孩子后,他说自己变得柔软了。这份心态的改变,无论对他的日常生活,还是对角色的诠释,都有了耳濡目染的影响。

  这几年,他简直把演艺圈里各式各样的父亲演了个遍:电影《无名之辈》中,他以身负巨债却谢绝跑路的父亲高超一角,给观众留下深入印象;2020年,他在电影《惊涛骇浪》中与章宇一起演出父子间的运气瓜葛;同年,文艺剧情片《我是监护人》里,他又诠释了一个异乡流浪女孩的父亲形象,还有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里张子枫的爹,电视剧《小欢乐》中的区长父亲季成功,以及行将播出的电视剧《敬爱的爸妈》……这些角色让他成了典范的“中国式父亲”。“我真的是爱好,这个阶段特殊想演那种烟火气,偏老庶民、生涯流的角色。至于要怎么让表演炸裂、奔向神级的那些货色,我已经不想了。”

  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的肖大明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,他身上有着中国传统父亲的忘我贡献精力,也有对孩子无奈表白感情的“愚笨”。“肖大明,就是我所认为的父亲应当有的样子,名义上粗线条,其实内心比母亲还细腻。”王砚辉说,表演时会把自己当老爸的感觉融入其中:“也会想起我的老爸。当了父亲后,才知道我爸有多爱我。我印象特别深,都上大学了,有时我和父亲出去逛街、买菜,他还会拉着我的手,我那时也没什么感觉。现在我儿子14岁了,个儿也挺高的,每次去哪儿我也会想要拉着他,这大略就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爱与关怀吧。”

  B 剧团的“老好人”成了坏蛋专业户

  王砚辉有着一张“雀跃”的脸,一双圆目,带着慈爱。可一旦演起反派,又变得邪恶锋利。用观众的话说,这张脸配上他的演技“好到让人脸盲”。

  就像民众给了他一个“坏蛋专业户”的标签,让王砚辉总感到莫名其妙。电影《烈日灼心》中,一个不名字,只呈现了短短三分钟的角色,却成为整部片子最大的亮点之一。这次机缘偶合,只是由于导演曹保平找来演杀人犯的演员常设缺阵,王砚辉被拉到剧组筹备了一个下战书,多少帧画面的客串成绩了经典。

  以前的他,怎么也想不到,在电影里表演杀人犯会被观众猜忌是真人录制,请求警察“彻查”。那之后,“王砚辉招供”“周星驰苦笑”“侯勇懊悔”被一起选作表演教养范本。

  对此,他感慨着,本来自己的能量可以那么大,“我素来都不认为自己可以演坏人,既然能演那么好,那确定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”他嘀咕着:“真的,我的性情、形象,以前在话剧团基础都演好人,怎么就成‘坏蛋专业户’了。我那个时候就暗下信心,当前就算演好人,可能也会有更好的表示。”

  但之后的很多年,王砚辉好像仍停留在“被认识”的阶段。

  他赞成自己仍处于一种表演的进阶阶段,实现由反派到慈父的富丽回身:“现在是爸爸专业户,哪天可能就成了司机专业户,现在就很想演茫茫人海中的那些人。”

  被问到如果让他从新再回去演反派会如何调剂,“现在,我就是尽量发掘人物的多面性,无论好人坏人,都有很多面,不要随意定义别人的个性,其实许多经典的反派都有动因,所以预备角色我会尽量让它更饱满,多面性一点儿。如果把反派内心的实在主意、把他柔软的一面塑造出来,会更有魅力、更鲜活,更让人共情。”王砚辉说。

  C 表演之外我是昆明小演员、老百姓

  或者谁也想不到,刚接戏那会儿,王砚辉一听是要和某个明星协作,也会冲动得不行。他自视就是个昆明的小演员,能有戏就不错了。

  年轻时,不安于更轻松稳固的生活,“1994年,我到北京电影学院去上学,特别忐忑,年轻、没主意。但当我爸问我想好了没?我很动摇地告知他,你让我出去看一下,自己到底是几斤几两。如果都没上擂台比试一下就认输,会让我很遗憾的。出去了,被淘汰了,就好好回家,老诚实实生活。”

  “想出去看一下”,给王砚辉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胆怯感,他现在都记得从昆明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北京时的心慌,“北京太神秘、太庞杂了,我必定要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就是一种激动。不外,在这里待时光久了会躁,有角色就‘北漂’一下,没有就回云南,找我的烟火气。”

  除了作品,大众几乎接触不到他,不上综艺、不炒作、不迷恋曝光。“我的观点是演戏的时候你是演员,平时你就是老百姓。拍摄现场我也会较真,但这种较真是有准则性的。包含和曹保平导演配合时,他到现场也会说‘你们看怎么演’,有时,他听完会说,‘我觉得砚辉这个设法挺好,咱们按这个来创作一条’。”在王砚辉看来,演员是表演过程中最基本、纯朴的一环:“别把自己看得太高,一部戏光一个人好不行,只靠一个足球运发动是拿不了世界杯的,要靠全部球队独特拼搏。大家创作都纯粹一点儿,就会很快活。”

  对话

  我跟肖大明比还差一点儿

  新京报:想不想成为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肖大明那样的老爸?

  王砚辉:(我和他)有类似。但我觉得我做得还不够,我比他还差一点儿,但会持续努力。

  新京报:你曾说有了孩子后很想演父亲,现如今各式各样的父亲都演过了,会腻吗?

  王砚辉:不会,而且表演的很多片刻,我特别悼念我的父亲,我能回想起他对我的那种爱,是男人之间的那种深厚,他和我都不知道怎么抒发给彼此。

  可能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,也觉得无所谓,但这份情感一旦失去才知道它的主要性,没有的时候你才知道父亲是怎么一个人,他可能不像妈妈那么唠唠叨叨,但他心坎一点一滴都在乎着你,不论你再大他都拉着你的手,就像我有了儿子,我觉得他再大也不敢完整撒手。

  新京报:如何对待现在的年轻演员?

  王砚辉:好比张宥浩(电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饰演肖尔东),他是很有潜质的,假以时日,不光是演戏上,包括人生经历方面再磨砺积累,会有所造诣。

  但当初有些年青演员,我也是看不懂。对表演,你可以说不晓得,没有八面小巧的人,能够支支吾吾,磕磕巴巴,但千万别有了一点点成就就以为懂行了,就天下无敌了。这个时期真的要感恩电影,用谦卑的心态去真挚做戏,因为现在你有了机遇,努尽力,是可能发明出经典角色的。

  我是个不自信的人

  新京报:你会看自己的作品吗?

  王砚辉:我会(看),也不会。因为看(自己的作品)还是会紧张。但现在渐渐地我比原来的那个我更自信了,表演完心里有底了,耕耘肯定是有成果的,大家的反馈也不会太差。

  新京报:你不是一个很自负的人吗?

  王砚辉:可以说我是个十分不自信的人。即便到现在,有些时候我也会恐惧。就像我之前跟周迅说的,一个角色摆在我眼前时,真是如履薄冰,恐怕演不好。也不是压力大,就是会紧张自己的表现。但我觉得不自信对一个演员来说是好事,因为你总觉得自己还是不行、还不够好,在各个方面就会更加努力一些,更能鞭策自己。

  新京报:这一路你算一路顺风吗?

  王砚辉:算是吧,已经很顺了。中国还有很多很好的演员,有些人才能很强却拍不上戏,有些人跑着龙套就差一个机会。所以我已经是很荣幸,很有福分的了,要始终坚持感恩的心。

  新京报:捧杀会让你觉得惊慌吗?

  王砚辉:我听完就一种感到??“我是什么”?可能会如醉如痴一分钟,或是思考一分钟,而后就放在一边了,该买菜买菜,该修车修车。那只是别人的过誉,人不能活在这些虚名里。

  创作就是一次寻找

  新京报:你的表演根本法令是什么?

  王砚辉:信任这个角色,每一种行动、每一个动作,都要相信是这个人物必需要去做的。创作进程就是一次寻找,就像一棵树的种子一样,你要找到这粒种子,再缓缓地让它生根、发芽,枝繁叶茂。现在我就是须要休息、放松,从生活中吸取更多的营养。

  新京报:演戏有没有哪个霎时会让你觉得疲乏?

  王砚辉:还是累的,就如肖大明,他是一个膂力和脑力都需要高度缓和、高度集中的角色,到现在为止,很多人问我有没有想演的角色,我说没有。有时候碰到就是有了,没有就好好掌握生活,沉淀自己。

  新京报:所以你认为演员要花招演好,必需要沉迷到生活里,去积聚、找寻素材?

  王砚辉:这是当然,各行各业,各个范畴都要关注、接触。大多数角色都是从一般百姓衍生出来的,要有烟火气,是要真的去闻闻,你才知道这个菜香不香,然后再揣摩怎么做。

  财产要那么多干吗

  新京报:为什么不加入综艺节目?

  王砚辉:不是很会。我剖析过,上综艺是真的要把观众逗乐,把氛围调节好,那是门本领。每个行当有每个行当的强项,你让我去做那些,我做不好怎么办?比方让我去采访,拿起发话器我都不知道问别人什么。

  新京报:是否接收在节目中表演命题作文?

  王砚辉:演员对表演要尊敬,假如为了炒作,上节目让我秀秀怎么一下就哭出来,那是干吗?表演是如许神圣的一件事件,巨匠演戏的时候,现场一点儿声音都不能有,因为怕影响演员情感。像丹尼尔?戴?刘易斯这样的演员,良多戏要做足心理建设,需要维护演员内心的纯洁。演员需要敬畏自己的事业,而不是拿它来证实什么。

  新京报:但上综艺很容易上热搜,做直播也轻易被曝光。

  王砚辉:一个演员,老关心热搜干吗?可强人都是需要为自己策划一些东西,比如曝光更多、成流量了,就有大导名导来找我拍戏。如果导演只是通过曝光这些虚的东西来找演员,那这个导演程度也不怎么高。演员应该回归表演自身,老是想着代言、直播,财富要那么多干吗?够用不就行了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【编纂:陈海峰】